您好!欢迎光临比利时赌场!
比利时赌场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隔振资讯 >

罗德岛州|纽波特|破碎者大宅

作者:比利时赌场 来源:本站原创 日期:2020-10-15 20:03 点击: 

  心想这豪宅是有多豪,要专门安排一天的时间驱车一个多小时去参观。直到在码头边停下车,看到这些游艇,隐约感到一股“豪气”扑面而来。

  其实罗德岛并不是个岛,而是美国最小的一个州,有十分之一的区域被海水覆盖,海岸线公里,无论从此州的任何地方到海岸都不超过半小时车程,故其别名“海洋之州”,是度假胜地。

  脚下所在的地方是罗德岛州的纽波特,也叫新港郡,是18世纪的重要港口城市,现在拥有美国所有城市中数量最多的保存下来的殖民时期建筑。

  在总统德怀特 艾森豪威尔和约翰 肯尼迪任期内,纽波特被称为“夏季白宫”之城。

  纽波特最著名的还是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,美国的托拉斯巨头们在这里建造的别墅、公馆和豪宅。这些豪宅依山傍海,设计精美别致,建筑豪华辉煌,虽然大多数豪宅都数度易主,但部分依然成为供游人参观的游览场所。

  今天要参观的是这栋叫做“破碎者大宅(THE BREAKERS)”的建筑,也被称为“听涛别墅”。

  康内留斯·范德比尔特二世于1895年新建了这栋破碎者大宅,当时他将这里作为家人的滨海别墅。大宅采用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设计,大厅的灵感也是来自于意大利的露天庭院。

  范德比尔特家族在镀金时代经营了伟大的铁路帝国,他们声名远播,在当时象征着成功、权利和富有的传奇,据说在历史上曾有几天,他们家的财富比整个美国的财政收入还要多,富可敌国,名副其实。

  然而,无论它多么富丽堂皇,多么具有历史意义,破碎者大宅仍是家庭住宅,范德比尔特家族的孩子们都在这个大厅里骑自行车,玩着从主楼梯上往下溜的游戏。

  进入大厅往左边走就可以看到墙壁上的这幅肖像画,这就是破碎者大宅的主人康内留斯·范德比尔特,他正在书桌前工作。

  康内留斯和他的哥哥威廉接管了祖父留下的纽约中央铁路公司,范德比尔特先生是美国社会权利新贵的百万富翁之一,事实上他坐拥7500万元财产,但他也以谦逊著名,还曾到教会主日学校教书,他终生辛勤工作,打造了数栋具有纪念性的大宅。

  范德比尔特先生的女儿格莱迪斯这么讲述她的父亲,建筑是兴奋剂,是大补药,它可不只是一种嗜好,建筑能转移他对工作的注意力,而且要让他忘了工作得是相当巨大的工程才办得到。

  主楼梯下的喷泉是想描绘出水下的洞穴,代表海洋的海豚及贝壳在整个大宅的装饰中不断出现。

  破碎者大宅和它辉煌的建筑象征了19世纪晚期镀金时代的里程碑,那时技术创新和成长的时代,美国也在当时成为世界工业强国。

  作家马克·吐温发明了“镀金时代”这个名词,这可不是赞扬。他认为在闪亮的镀金表面下,残酷的现实中,充斥着经济与社会的不平等,镀金时代的财富和奢华也引出了另一个词汇——“炫耀性消费”。

  在肖像画的右边左转,进入一条短走廊,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房间,这是一间法式风格的早餐室,范德比尔特家数个世代都在这里用餐。

  大宅使用的丰富材料和装饰品,让人目眩神迷。双烛台和壁灯都使用了水晶,石柱采用大理石,到处都是黄金,包括门口、窗沿,每面墙壁,天花板……

  这是一间以大理石为建材的撞球室,整个娱乐室凉爽而舒适,这里是家族和宾客玩乐的地方。

  建筑师理查·莫里斯·航特运用雪花石拱门和大理石马赛克装饰,想让宾客觉得自己置身于古罗马房间。

  经过左边的通道,这间有着灰绿色墙壁的优雅起居室被称为“晨间起居室”,采用了法国宫廷与意大利文艺复兴的风格。

  多年来,维护协会的策展人以为这些墙板是以银箔装饰,但它却不像银会逐渐失去光泽。首席策展人杰夫·摩尔决定用可吸式X光机仔细检查这种金属,结果令他们惊讶,居然是铂金!即使在范德比尔特的时代,铂金也是地球上最昂贵的金属。

  随着指定的路线来到了音乐室,这里的镜子和水晶灯创造出无穷无尽闪闪发光的映射影像。

  范德比尔特先生会演奏小提琴,他的夫人则弹奏钢琴,家族成员会聚集在一起举办音乐会,每个人都演奏一种乐器,其乐融融。

  数年来,这房间也见证了家族内女性的重大庆典,从女儿格特露德·范德比尔特的婚礼,到孙女西维亚·塞切妮奢华的婚礼舞会,这个家族的女性在破碎者大宅历史中是极重要的管理者。

  1948年,范德比尔特的女儿塞切妮伯爵夫人将破碎者大宅公开于世,为新成立的维护协会筹募基金,而协会象征性的每年给伯爵夫人一块钱。

  到了1972年,协会花费399997元美金从他的子孙手中买下破碎者大宅。维护协会是非营利组织,现在拥有11栋具历史意义的大宅博物馆,在保存纽波特建筑遗产工作上扮演重要角色。

  走过下一个入口,来到一个有着暗色壁板的房间,这是破碎者大宅的图书馆,它为家族和友人提供了私密的空间,让他们在下午茶时阅读或放松。

  墙壁和柜子是以生产于俄罗斯与土耳其边界的切尔克斯胡桃木制成,而这座石壁炉来自法国城堡,有近500年的历史,开口处约有6尺3寸高。破碎者大宅有中央暖气系统,但房屋里的壁炉仍能运作。

  破碎者大宅所有卧室都设计为相邻的套房,穿过一段狭窄的空间就到了下一个房间。

  这是康内留斯·范德比尔特的卧室,虽然康内留斯继承了家族财产,他还是以快递员为业,领取微薄的薪水。他在纽约认识太太爱丽丝,他们都在那里教导主日学,并养育7个孩子。

  当范德比尔特先生到纽波特过暑假时,他身边围绕了一群有权利的男人,包括建造大理石之屋的哥哥——威廉,到榆树大宅避暑的煤炭大王——爱德华·柏文德,以及玫瑰崖的赫尔曼·阿尔里克斯,这些人支配美国工业和金融,但康内留斯·范德比尔特被认为是其中最有权力的人。

  范德比尔特先生健康时,只在破碎者大宅享受过一个夏天,1896年他中风,病逝于1899年。

  这个浴缸是用一整块大理石雕刻而成,冰冷的大理石非常厚实,使用时必须装预热水多次,才能让浴缸变得温暖。

  大宅临近海边,四个水龙头的其中两个是冷热海水,当时传说海水沐浴有益健康。

  管理像破碎者大宅这种规模的房屋,需要注意每个细节,而范德比尔特太太必须确保一切都运作正常、完美。

  范德比尔特太太的床铺旁有张大理石桌面的桌子,电话后面的墙有成排的按键用来召唤仆人,从楼下的总管、三楼的女仆领班,以及前门的看守。

  在范德比尔特太太的卧室外看下方的大厅,从大宅开放的第一个夏天开始,这里就是举办派对的好地方。

  曾经,上百名宾客会聚在阳台,观赏格特露德·范德比尔特在她的成年礼舞会上开舞。欧洲各国大使、外交官及所有纽约精英肩并肩站着。范德比尔特是美国最有权力的贵族之一,所以格特露德的初次登场在国际上众所瞩目。

  这是格特露德·范德比尔特的房间,床头的墙壁上挂有她五岁时的画像。格特露德是家族里的长女,当她第一次来到大宅享受夏天时,已经19岁了。

  她是一位苗条高挑又高雅的淑女,思考着自己的未来。格特露德那时在信里写着,“我是女继承人,当我知道这件事时,我非常不高兴,我希望自己只是穷人家的女孩,这样别人喜欢我,是因为我这个人。我想知道在这个世界上,有没有人不是那么爱钱,而是像在乎他的人生一样在乎我呢?”

  年轻的哈里·佩恩·惠特尼有自己的财富,也出生于不错的社会门第。格特露德成为惠特尼太太后,她发展自己的事业,成为成功的雕塑家,并在纽约市创建了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。

  走出格特露德的房间,穿过下一道门,然后马上右转,就来到了石头瓷砖阳台,这里是上层凉廊,范德比尔特家族用它作为露天的客厅。

  站在阳台边眺望大西洋一望无际的海水,这房子称为破碎者大宅,也正是因为它坐落于大西洋角,浪打到下方的悬崖,就会变成碎浪,取“打破大西洋浪花”之意。

  其实这是第二栋破碎者大宅,原始的破碎者大宅是简单的小木屋,木屋曾有七年时间是范德比尔特家的避暑别墅,但1892年的某一天,一把火将木屋烧成灰烬,至今无人知道原因。范德比尔特先生为确保新的破碎者大宅能防火,以砖、钢和石头制成,整个房子从1893年开始建造到1895年完工,只花了两年的时间。

  倚着主楼梯的扶手俯视,那是是范德比尔特太太的画像,由西班牙艺术家马德雷·佐索绘。

  这是破碎者大宅的厨房。因为第一栋破碎者大宅已经烧毁,范德比尔特先生让他的新厨房在独立的侧翼,以免火灾时波及大宅其他部分。

  这个以煤或木柴为燃料的铸铁炉,高度超过21英尺,大得足以烹调提供范德比尔特家族成员、宾客以及所有工作人员的食物。

  其实整栋大宅有70多个房间,6000多平方米,真的要每一间都开放参观的话估计也得花很长的时间。

  照片和视频并不能很好的表现破碎者大宅的极尽奢华,只有亲眼看到你才会感叹建筑设计的种种细节。

比利时赌场

上一篇:破碎者和失落者的诞生

下一篇:没有了

Top